上海生活家政服务信息平台,为您提供专业的保姆、月嫂、育儿嫂、钟点工/小时工等日常家政服务

上海生活家政网

上海家政生活服务信息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上海家政生活网 > 上海坐月子 > 上海产后恢复 >  > 正文

小伙把被撞大妈扶一边逃逸 部分责任变全责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11:50 来源:互联网  浏览次数:

  2020年五月初,在宁波北仑打工赚钱的贵州人小李,骑电瓶车闯红灯违章时,撞飞一样骑电瓶车历经的刘大妈。然后,他把大妈扶到马路上,骑自行车离开。

  大妈迅速刚开始恶心呕吐,过路人警报送诊,二天后不治身亡。

  为何小李没将大妈送到医院?小李说,他看大妈没流血,认为伤得不看重,再加那时候急着工作,就匆匆忙忙离开。

  前不久,北仑法院案件审理本案,一审判决:小李组成交通肇事罪,且有逃逸个人行为,被判刑期三年六个月。

  审判长表述,原本这起安全事故两人都是有义务,但小李肇事者后逃逸,依规解决安全事故负承担全部责任,然后重判。

  电瓶车相碰,大妈倒下

  将大妈扶到一边,小伙离开了

  1991年出世的贵州省小伙小李,两年前赶到宁波市,一直在北仑新碶街道的一家电线厂打工赚钱。

  加工厂要求,7点30分前就需要到岗,要不然要扣费。以便工作便捷,小李特意买来一辆二手电瓶车。

  5月6日那一天,小李外出一些晚,骑电瓶车抵达上海市南街和凤阳二路街口时,离7点30分就十多分钟了。眼见离厂早已很近,小李一边看腕表一边盯住绿灯。

  总算,绿灯刚开始倒数计时了,在显示信息“5”的情况下,小李从此等不下来,旋转门把向前冲。

  这时候,和小李路线竖直的方位上還是信号灯,61岁的清洁员刘大妈也正骑着电瓶车去上班。

  “嘭”,还没有给出多少米,小李的电瓶车重重的撞上刘大妈的电瓶车。

  刘大妈连人带车倒在地面上。她猛然没有了反映,而小李急刹后却没什么事。

  救治二天后,大妈不治身亡

  小伙被公安局操纵

  张师傅的早饭摊,就在案发地址多少米处,他亲眼看到了安全事故历经。

  “他把倒下的大妈拖到马路上靠电杆坐下来,随后又把大妈的电瓶车扶起在一边停好。”张师傅说,本认为小伙子会把人送到医院,有谁知道,他骑着车辆离开了!

  不久,张师傅和路大家发觉大妈刚开始恶心呕吐,两手支撑点着头。大伙儿赶快警报。

  交警队赶来当场时

  迅速,急救中心车也赶来当场,将刘大妈送到宁波市开发区医院。

  根据当场的视頻和目击证人的叙述,交警队迅速锁住小李。就在前几天早晨,小李在上班途中,被公安局拦住。

  缺憾的是,经二天救治,刘大妈依然因重特型脑外伤(医生说,它是车祸事故致人死亡的关键缘故之一)不治身亡。

  安全事故本来两个人都是有义务

  但因逃逸,小伙承担全部责任并被重判

  前不久,北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。

  庭审现场,小李将头埋得很低。

  审判长问:为何那时候不救援就离去?

  小李回应:“我那时候问她人如何,但她没有说话”,他认为刘大妈仅仅人很晕,走不上路,也没见到流血,就感觉伤得不比较严重。那时候他急着去上班,因此就急急忙忙离开。

  为什么不警报?小李回应:“当日没警报,之后也就没去报了。”

  人民法院案件审理觉得,小李和刘大妈都归属于无照驾驶,产生安全事故两个人必须担负一定义务,但小李肇事者后逃逸,理应负承担全部责任,且要给与重判。

  审判长一审判决:小李组成交通肇事罪,且有逃逸个人行为,被判刑期三年六个月。

  刘大妈的亲属,就刑事附带民事将小李诉至北仑法院。经案件审理,人民法院被判小李赔付刘大妈亲属身亡赔偿金、医疗费用、差旅费等总共95万余元人民币。

  由于没有钱,小李只赔付了8000元,剩下的赔付该怎么办?小李说,只有等拘役出去再渐渐地还了。

  为什么没评定为“肇事者逃逸至死”

  审判长:此案伤员已被立即送诊

  依照法律法规及有关法律条文,交通事故后维护当场、救治伤员,向公安部门汇报并如实供述自身罪刑的,归属于投案自首,能够从宽或是缓解惩罚;而交通事故后逃逸的,则是理应被判三年之上七年下列刑期的加剧惩罚剧情;因逃逸致人死亡的,更要被判七年之上刑期。

  此次安全事故中,刘大妈最后身亡,那为何小李沒有被评定为交通事故逃逸至死,而只是是肇事者逃逸呢?

  审判长表述说,逃逸至死,是说肇事人逃逸,造成 受害人无法得到救护而身亡。但这起案件里,刘大妈已被人民群众送到医院门诊救护,最后死因是脑部损害,因此评定小李的个人行为为交通事故逃逸。(新闻记者 邵巧宏)

相关阅读
热门阅读